首页 > 新闻-法治与资讯 > 今日资讯 > 正文

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 全因孩子自制力不够?

文章来源:作者: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8-06 18:12:35

新华卫视网:欧阳晨晨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已然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所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7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其中网络游戏的用户规模高达到4.42亿,学生是网络游戏用户中占比最高的职业,占比达 25.4%[1] 而在网络游戏高流行率的背后,是日益增长的网络游戏相关的问题行为,相较于欧洲(1.4%~9.4%)、 美国(7.6%~9.9%)等国家地区的同龄人,中国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的流行率更高(2.2%~21.5%)。[2]

2013 , 美国精神病学会首次在《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中介绍了网络游戏成瘾(Internet Gaming Disorder, IGD)及其诊断标准[3] 20186,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游戏成瘾加入了新发布的第 11 版《国际疾病分类》手册中,并明确提出成瘾对象为包括在线与线下视频游戏的电子游戏。[4]

谈及网络游戏成瘾的成因,不少家长都会认为,这多半是由于孩子自身意志力薄弱,自控能力不强所致。但事实是否真是如此?近日,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院长陆林,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青少年的网络游戏成瘾一方面是由于电子游戏本身的普及率和可接触性;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青少年在其他类型的活动,如体育、人际交往等活动中投入的减少,或是人际关系的不佳,也会导致青少年通过打游戏来寻求自我。此外,还有许许多多的风险因素能够预测网络游戏成瘾,包括学业成绩、父母婚姻状况、父母文化程度、学校及班级类型等,这些因素又可被进一步细分归类到家庭、学校、同伴等三个主要方面当中。

首先,考虑到能对青少年群体的上网行为加以引导和限制的,主要是父母和老师,但青少年主要的上网地点却是学校之外的地方,因此,家庭在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的进程当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为了预防青少年网络成瘾,家长通常会通过加强网络监管,限制青少年上网时间与内容等手段,减少青少年与网络游戏接触的可能。然而,父母网络监管对于青少年游戏成瘾的作用却是双面的:一方面,适当的父母监管,确实能帮助青少年合理规划上网时间,规避成瘾风险;另一方面,过于严厉的父母监管,可能会使得孩子产生逆反心理,致使双方矛盾激化。当父母发现孩子有沉迷网络的可能时,采取严厉教养方式的父母,可能会通过训斥、惩罚、限制等方式加以管教;但青少年时期正是一个追求独立自我的时期,父母过分严厉的管教只会破坏孩子的自主性和自尊,进而导致亲子对抗。[5]由此,父母的网络监管不仅不能缓解请青少年的成瘾问题,反而会使之进一步恶化,那些亲子关系恶化的青少年,更有可能通过游戏这样一个充分自由的环境来找寻认可、自主性和自尊。

   有的父母可能会求助于封闭式的网瘾戒除中心或戒网夏令营等机构,但这些机构的疗效往往都是暂时的,甚至会使情况进一步恶化。父母的管教或是机构,虽能通过严厉高压的手段迫使孩子暂时性地离开网络游戏,但却未能解决真正诱使孩子游戏成瘾的风险因素。父母若要充分预防青少年发展出包括网络游戏成瘾在内等不良行为的风险,应当为青少年提供充分的成长支持。根据以往研究,当父母忽视孩子的成长需求时,会使得青少年缺乏对未来的目标和动力,难以面对现实生活中的挑战,进而通过网络游戏来逃避现实[6];同样,倘若父母之间关系不佳,经常爆发肢体或言语上的冲突,也会使得青少年缺乏心理安全感[7],进而通过在网络游戏世界中大杀四方来弥补安全感的缺失。因此,当青少年呈现出网络游戏成瘾这样的不良行为时,家长不妨静下心来和孩子谈一谈,一方面是为了治标更治本,另一方面,营造良好积极的亲子关系,也能在上述风险因素当中起到一定的保护作用。

其次,随着青少年自我意识的觉醒,父母的影响逐渐被削弱,同伴对于青少年行为的影响却在逐步增强。因此,预防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父母还应注意青少年的同伴选择。个体能够通过观察他人的行为进而习得相应的行为,但对青少年这样一个更易遵循同伴规范的群体来说,仅仅是父母做到言传身教是不够的,一项针对高中生的研究表明,同伴当中玩游戏的比例能够显著预测青少年的网络游戏成瘾倾向[8]。诚然这也可能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结果。但像前文提到的,正是那些受到父母过分监管,以及由于父母婚姻冲突而缺乏安全感的青少年,更有可能去结交有着不良行为的同伴[5][7],来弥补自己心理需要上的缺失。以往关于犯罪项目干预效果的研究发现,把不良同伴聚集在一起进行教育管理的效果比单独进行的干预效果要减少三分之一,有三分之一的集体干预效果不仅无效反而可能会加重他们的犯罪行为[9]。因此,对于这些心理需要得不到满足的青少年,应当及早进行干预和帮助,以防他们通过结交不良同伴这样的方式,进一步提高自身陷入网络游戏成瘾的风险。

除此之外,学校方面的因素如学业成绩,同学关系,对学校活动的参与程度等也能对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起到一定保护性作用。仍然需要注意的是,父母的教养行为等也能影响到青少年在校的学习生活状况,由此对青少年的网络游戏成瘾产生影响。父母对青少年的严厉教养行为,如体罚,往往会降低青少年的自尊,让他们产生“我是一无是处的”这样的消极印象,进而降低青少年的学习动机[10]。青少年的主要任务是学习,能让他们产生成就感的任务也是学习。而那些不愿参与到学业生活中去的青少年,更可能从网络游戏当中去找寻自我存在的价值。

综上,青少年的网络游戏成瘾,绝非单纯是青少年自身的责任。简单的认为青少年的网络游戏成瘾全然是孩子自身的问题,无益于问题的解决。若一位青少年陷入了网络游戏成瘾的风险当中,父母和老师理应从家庭、学校、同伴等多个方面综合考虑,找到青少年在现实生活中所遇到的学习,情感,生活等方面的不顺,进而从源头上防患于未然,或帮助已经沉溺于游戏中的青少年缓解相应症状。

参考文献:

[1]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R/OL.2017-01-22.http://www.cac.gov.cn/201701/22/c_1120352022.htm.

[2] 喻承甫, 唐翠莲, 林枝, 张秋君. 多水平个体与环境因素对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的交互影响:基于潜在剖面分析[J]. 教育测量与评价, 2017(6):33-44.

[3]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SM-5 Task Force. (2013).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DSM-5™. Arlington, VA, US.

[4] WHO. (2018). 6C51 Gaming disorder. July 18, 2018, fromhttps://icd.who.int/dev11/l-m/en#/http://id.who.int/icd/enti ty/1448597234.

[5] 苏斌原,张卫,苏勤,喻承甫.父母网络监管对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为何事与愿违?——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效应模型[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6,32(05):604-613.

[6] 林悦, 刘勤学, 周宗奎. 父母忽视与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的关系:希望和性别的作用[C] 第二十一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

[7] 田云龙,喻承甫,刘毅,路红.父母婚姻冲突与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有调节的中介模型[J].教育测量与评价,2017(04):40-47.

[8] 甄霜菊,张晓琳,叶诗敏,胡谏萍,刘楚铜,张卫.同伴游戏比例与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一个有调节的中介模型[J].教育测量与评价,2017(08):46-52.

[9] Lipsey, M. W. The effects of community-based group treatment for delinquency: A meta-analytic search for cross-study generalizations. In Dodge, K. A., Dishion, T. J.,  Lansford, J. E. ( Eds. ), Deviant peer influences in programs for youth: Problems and solutions.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2006.

[10] 田云龙,喻承甫,林霜,叶诗敏,张晓琳,刘毅,路红,张卫.父母体罚、学校参与与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亲子关系的调节作用[J].心理发展与教育,2018,34(04):461-471.